<rp id="xrfed"></rp>

  1. 财 经 科技 | 股 票 房 产 原 创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国研视点

    首页 > 首页栏目 > 国研视点

    【国研中心大讲堂】皮萨里德斯:世贸组织的改革需要主要经济体共同推进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9-03-23 09:00:34

     

    微信图片_20190323085624

    皮萨里德斯


      
      编者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大讲堂(DRCchair)3月22日下午在国研中心三楼银色大厅正式开始第一堂课,邀请四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就“多边贸易体制和WTO改革”发表演讲并与参会代表进行现场交流。他们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埃德蒙·费尔普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国研中心8位党组成员李伟、马建堂、王安顺、张军扩、张来明、隆国强、王一鸣、余斌悉数出席,大课堂由国研中心副主任隆国强主持。来自外交部、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国资委以及国研中心的280多位代表参加。
      
      皮萨里德斯教授是第二位演讲者
      
      ■人物介绍
      
      皮萨里德斯生于1948年2月,现为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欧洲科学院院士。因对经济政策如何影响失业率作出重大研究贡献,与戴蒙德、莫特森共同获得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皮萨里德斯专长于劳动力市场经济学、经济增长和结构变化,特别是宏观经济层面的劳动力市场以及与失业有关的理论和政策。他最知名的学术成果是针对劳动力市场和宏观经济间交互作用的搜寻和匹配理论,其代表作《失业均衡理论》至今仍是失业经济学领域的标准教科书。
      
      ■观点摘要
      
      皮萨里德斯非常赞同世贸组织让国际贸易更加高效。他认为国家之间可以通过签订贸易协议来解决争端和问题,但是双边协议的达成需要很多时间和行政成本,所以世贸组织这个多边协议仍然非常重要。但是现在很多成员国对世贸组织非常不满意,呼吁改革世贸组织。
      
      皮萨里德斯认为,世贸组织需要改革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全球贸易发生了深刻变化。他将这些变化概括为四个方面,一是产业链的跨国铺设。现在大公司、跨国公司的产业链越来越多地横跨多个国家。这就让多边协议变得越来越重要。二是产品日益差异化。越来越多的货物具有很高的差异性,同时货物贸易已经在接近极限,这就使得服务贸易变得更加重要。三是知识产权难以监控。数字经济和知识产权投资成本很高,要发明创新,投资非常大,但是产品出来以后的投资却非常廉价,这需要政府进行合理的知识产权;,鼓励公司继续作研发。四是新技术的出现使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向高新国家回流。新机器和技术使用起来更加便利,制造业对劳工、人工的需要越来越少,低工资劳动力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吸引很多制造业投资。
      
      现在贸易模式在发生变化,世贸组织必须要调整适应这样的变化。那么应该如何推进世贸组织的改革?皮萨里德斯认为要让这些主要经济体通过合作来推进议程,然后让其他一些小的成员国跟随。但是他认为目前形势还比较悲观,主要成员国还没有达成共识,很难最终推进改革的工作。
      
      ■全文实录

    微信图片_20190323085629
    皮萨里德斯


      
      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这发言,事实上在斯宾塞教授说完之后下一步来发言也非常好,我讨论的内容比他的要更加具体,我完全赞成他讲话的框架和整个观点,他提到一些观点,我想我会讲得更加具体一点。
      
      先说一说世贸组织的作用,完全赞成斯宾塞教授所说的世贸组织的作用是让贸易更加高效,有三个具体的目标。一是促进协议的达成,监督协议的实施。二是确保各成员国贸易政策透明。制定政策应当是透明的,而且要确保各个成员知道贸易政策的目标。三是如果出现分歧可以通过谈判,以达成协议来解决分歧和争端。
      
      这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所设定的目标,这个成果怎么样?成效怎么样?我们可以看到在贸易方面,世贸组织可以确保贸易关税降到更低,贸易增速也可以增长得更快,根据我们的测算,全球贸易增速保持在1.5倍。
      
      尽管如此,很多世贸成员还是认为世贸组织背离了初衷,很多方面令他们失望?赡茉蚴遣煌,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世贸组织成员都很满意世贸组织现在的情况,而且我们可以听到成员们现在呼吁WTO进行改革,刚刚斯宾塞教授也提到了世贸组织在某些方面不是很有效。比如说非关税壁垒方面,出口产品补贴规则、产品关税标准晦涩难懂等等,这些要比贸易壁垒、关税壁垒更加严重。再比如说欧洲和欧盟、美国之间进行贸易谈判时关注的主要是一些非关税壁垒,在这方面世贸组织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这个问题也是更加尖锐,当然最近特朗普又提高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要想让世贸组织继续起作用,我们从理论的角度来看,要承认自由贸易还是最有利于增长和发展的。但是现实中还是有很多阻碍,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纯理论世界。国家之间可以通过签订贸易协议来解决争端或者问题,但是这种做法很低效,双边协议的达成是需要很多时间成本和成本的。
      
      另外,要想达成双边协议,除了要很多的成本,有时候可以通过第三方规避这些双边协议。如果我说一件事情大家可能会感到惊讶,双边协议的签署是多么地复杂,比如说英国,大家都知道,现在正在进行脱欧的程序和谈判,我们希望让英国希望能够重新拿回在贸易等方面的控制权。
      
      英国在和欧盟进行谈判,希望以后能够通过签署双边贸易协定来取代多边贸易体制。现在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比如说瑞士,瑞士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欧盟、美国、中国是瑞士重要的贸易伙伴,按照我说的顺序排下来,瑞士和欧盟签署一百多项双边协议,这些协议由20多个联合委员会来进行管理,这非常地荒唐,可见这些双边协议是多么地复杂和低效。
      
      欧盟和加拿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呢?也是花了七年的时间才谈成,所以,英国人会说为什么和加拿大用七年时间才谈成,我们为什么要两年就达成?但是英国人现在和欧盟还没有就脱欧达成任何协议。
     

      微信图片_20190323085645
    大讲堂现场


      
      另外我想举个例子证明这种双边协议会被第三方来规避,那就是欧盟对俄罗斯贸易的制裁。我们可以看到在俄罗斯的餐馆有很多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葡萄酒,因为白俄罗斯可以同时和欧盟、俄罗斯进行贸易,而世贸组织或者多边贸易体制对此也没有办法。
      
      那么,再来说一说世贸组织的效率。世贸组织的目的是要在164个成员之间采取类似的标准,可以想象,要想促进164个成员之间的贸易多不容易。但是仅仅靠世贸组织协议、多边协议还是不够,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双边协议。在英国脱欧期间,有一些英国议员不愿意离开欧盟,如果英国和欧盟之间不能达成双边协议,对于英国的商业贸易来说是灾难性的,会伤害他们的商业和经济,所以他们不希望在没有双边协议的情况下硬性脱欧。也有些建议诉诸于世贸组织而不是双边协议,可见世贸组织这个多边协议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1995年的时候,世贸组织刚成立时,当时并没有164个成员,这些规则到现在都没有进行改变。如果想要改变这些规则需要164个成员达成共识,比如说欧盟如果要想做什么事情需要27个成员达成共识,这像是一群有相同想法立场的人,如果他们可以一起有共同的目标,他们可以达成共识。这就是大型的组织或者机构面临的问题,随着成员的增多,会变得很僵化。比如说世贸组织的多哈谈判就是一个例子,刚开始谈判还行,但是到后面的时候,多哈谈判就陷入一个僵局,没有达成一个共识。
      
      在这里我要详细谈一谈,贸易发生的变化,并不是说最开始世贸组织成员忽视了这些点,而是在25年间他们没有及时地反映这些变化。在这里我就不列举数据来证明了,我就想强调一下贸易所发生的一些变化,第一点是产业链,产业链现在是跨国铺设,这就让多边协议变得越来越重要,大公司、跨国公司现在的产业链越来越多地横跨多个国家。
      
      第二点是产品日益差异化,越来越多的货物具有很高的差异性,同时我们也要承认货物贸易即将接近极限。对于顾客来说,要想消费产品也需要时间,这就使得服务变得更加的重要。刚刚我们的斯宾塞教授也提到了服务型经济,麦肯锡做了很多的研究,认为产品差异化货物贸易在接近极限,也有人认为服务贸易很快将会取代货物贸易成为最强劲的增长驱动力。但是产品的差异化并不是世贸组织一个很大的挑战,世贸组织没有处理好服务经济的能力。
      
      第三点是难以控制的变化就是知识产权、数字技术。知识产权和数字经济的投资非常地昂贵,尤其对数字技术,或者数字经济来说,要发明创新,投资非常大,但是产品出来以后投资又非常廉价,需要政府进行合理的知识产权;,鼓励公司继续作研发。
      
      这是当然是一个更大更广泛的问题,也是世贸组织中讨论的问题,到底谁来出资进行研发?因为可能前期研发的投入要求非常大,一旦研发出来以后,传播又变得非常廉价。我不知道政府如何应对,是政府出钱还是怎么样应对?尤其像我们这样的经济体,现在有很多规避税收的现象,政府到底该怎么做?
      
      第四点是商品的变化,尤其因为新技术的发展,产品体积变得越来越小,比如像苹果手机,能放音乐,能拍照,能打电话,还能处理数字,这在二十年前是需要很大的体积才能完成这么多功能。因此,制造业对劳工、人工的需要越来越少了,包括一些新的机器或者技术使用起来更加便利,所以越来越多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回到了高新国家;痪浠八,低工资劳动力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吸引很多制造业投资。
      
      当时世贸组织成立的时候情况不是这样,南北之间、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分工还是非常明显。现在模式在发生变化,我们必须要调整适应这样的变化。我最近在达沃斯听到很多人在讨论一个问题,就是非洲如何发展问题。事实上非洲不能照搬中国发展模式,通过廉价劳动力吸引外国制造业。所以,我想多边贸易机构可能应该更多关注这样的问题,试图找到方法。
      
      说到改革,考虑到达成一致,或者说所有的164个成员达成共识的难度是非常大的。事实上我们有这样一个例子,这些主要经济体如何通过合作来推进议程。比如欧盟,尽管欧盟的改革是达成共识的,但是在实际操作当中,事实上主要依靠法德之间的联盟达成共识,然后再让其他一些小的成员跟随。所以,欧洲一体化进程很多时候是通过法德推动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之前大家就知道有什么样的结果,因为法国、德国一旦说服意大利等就可以推动了。
      
      世贸组织改革当中也照这样的方式做。当然欧洲情况不一样,因为欧洲是一些志同道合的集团,而世贸组织都是各有各的想法,美国、日本、中国欧盟都是不一样的。当然现在美国、日本、欧盟三个所谓“志同道合”,讨论进一步推进WTO改革,他们认为中国违反了WTO规则。中国正在说服美国和日本,在世贸组织框架之内推动相关问题的解决。
      
      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在世贸组织框架之内协商解决这些关切。
      
      所以,我问的问题是比较悲观,也就是说我们到底能不能够达成这样的一致?事实上加拿大提出一个比较大的倡议,但是我认为没有其他大的成员国参与,这些倡议也没有太大意义。主要成员没有达成共识,很难最终推进改革的工作。
      
      各个成员国事实上对于世贸组织改革有各自的考虑,欧盟希望停止内部合作,因为欧盟组织内部是非法的;中国希望通过世贸组织改革停止贸易战,包括特朗普给中国的产品增加关税的做法。短期内我认为贸易发展方面很难有新的进展。这还是一个大家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开放的议程吧。
      
      ■主持人点评

    微信图片_20190323085649
    隆国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
      
      谢谢皮萨里德斯教授精彩的演讲!他关注的首先是效率,WTO的164个成员怎么能够高效率地达成协议、解决分歧。大家都觉得WTO效率是低的,但是分头搞很多双边协议的效率更低,所以还是需要有一个多边的组织。同样,我觉得他和斯宾塞教授一样,特别关注在贸易中发生的最前沿的进展,同样强调比如服务经济、数字经济、知识产权;,也许正是对最新发展的这种敏锐性,是使他们成为大经济学家的一个很重要特性,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如果说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他特别强调了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来说,由于数字经济带来的这种小型化的、服务化的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回流。他没有展开讲,当出现这样新的全球供应链布局以后,对后来的发展中国家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研究和思考的问题。
      
      164个成员怎么推动WTO改革?他强调说,还是几个大的成员要负起责任来,但是大的成员之间并没有达成一致,所以,他表达了并不是很乐观的一个期待。他的演讲对我们更加深入理解世界贸易发生的新变化和WTO改革的难处是很有启发的。(图\吕紫剑)

      
      (本文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DRCchair简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大讲堂(DRCchair)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于2019年3月创立的,目的是搭建以知识分享、观点碰撞、思想交汇、国内外名人演讲为特色的高端交流平台。DRCchair将坚持“国际化、高层次、高水平、政策与学术前沿”的定位,每年不定期邀请国内外高级别官员、前政要、国际组织领导人、国内外重要智库负责人、著名专家学者、知名跨国企业领袖,围绕全球和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热点议题发表演讲,开展国际前沿学术讲座和政策对话,持续推动全球政界、国际组织、智库、学术界、企业界分享智慧、凝聚共识,为中央决策提供智力支持。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王丽娟 编辑: 史晓强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cetcopyright@163.com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cesnew@163.com wlzx@cet.com.cn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info@cet.com.cn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mh63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
    正规博彩一点规律也没有怎么压_正规博彩一倍 蜡笔小新| 沈腾儿子周岁宴|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 2020考研报名时间| 西贝莜面村| 男孩吃面包身亡| 天官赐福| 蜡笔小新| 揭秘故宫如何防火| 古墓丽影|